详情
志愿者群里讨论如何性骚扰隔离女生:扣她一顿饭就可以上床?

  志愿者群里讨论如何性骚扰隔离女生:扣她一顿饭就可以上床?“我私发给你,你给我搞一手,找一下渠道哈好兄弟,免费给你送两次(淫笑的表情)。”

  你敢相信吗?这是志愿者群里一帮“龌龊”的志愿者们的聊天记录,在他们眼里,已经发现了自己穿着志愿者衣服,所带来的新的权力结构下的机会。

  近日,贵阳疫情爆发,很多居民无奈被封控在家,而这个时候的志愿者站了出来,他们给居民们送饭,协助核酸检测人员管理小区居民的日常,本来这是一件让人民夸赞的事情,但偏偏出现了几颗老鼠屎。

  他们借着工作之便,把收集来的隔离区女性的个人信息,比如手机号、微信号等制作成表格传播,在群里公开聊着一些比较色情或者极度引人不适的话题:“找几个长得好看的妞”、“一天就只给她送两次饭”、“可以提出性要求……”

  看到这样的字眼,真正的志愿者真的想把他们打一顿啊,他们抹黑的不光是自己,更是志愿者这一群体的形象啊!尤其对于他们所讨论的小区的其他志愿者来说,还怎么面对小区的居民?有什么脸面对?所以迫切地希望警方能够为他们证明,早日让这样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9月22日,贵阳警方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谢某某并非贵阳市志愿者,“其为寻求刺激,刷存在感,在微信群内发表低俗言语,内容污秽,抹黑志愿者形象。”目前警方已对犯罪嫌疑人谢某某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最重要的是,在调查过程中,还发现谢某某(男,27岁),自2018年至2022年,非法获取公民信息近20余万条,并获利近4万余元。以为只是个口嗨的嘴强王者,没想到这个人渣还有过其他的犯罪行为,这次要是不判你,你可真的得回家谢谢祖宗啦!

  他的个人问题到这里已经差不多可以看到结局了,但我们更应该反思一件事情,在他们话题讨论的“贵阳领班群”里有着358人,也就是358名志愿者,我相信真正的老鼠屎也就那么一两个,但是为什么就是这一两个老鼠屎讨论的时候,其他人没有站出来制止呢?

  我们不能责怪其他人,因为既然选择了当志愿者,我相信他们内心都是有爱的,都是乐于奉献的,但我们不能因为这就道德绑架他们,他们没有必须站出来制止的理由,就算是我们在那个群里,我相信也不一定能够站出来说几句话。

  但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谁都不想惹麻烦,我想这是当时群里其他大部分人内心的真实想法,但这样线日入群,并在后面的日子里多次发表不当言论,其他人没有选择当面制止,是否选择了举报或者向上级领导反应这个事情呢?

  我不知道假如是我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会选择冷眼旁观,还是当面制止,或者背后举报,希望那个时候我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吧,不要像现在这样咽不下这口气了就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金庸请聂卫平到家中小聚,聂卫平一下吃掉13个大闸蟹,可是菲佣的一个动作让金庸十分不满

  3-1到2-0!葡萄牙太狠了,创26年纪录,C罗冲第10球,剑指第2冠

  六大片区,1.8万人,征地6776亩,成本近400亿!海口旧改潮来了?

  追求理想的教育,只能是一场冒险?这所“任性小学”拍了部纪录片,给了另一种答案

  RTX 4090显卡上架:两倍RTX 3090 Ti性能 国内12999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