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2017年麻阳县隆家堡木架洲村民为阻止采砂单位挖洲致使2019年4位村民含冤入狱

  2017年麻阳县隆家堡木架洲村民为阻止采砂单位挖洲致使2019年4位村民含冤入狱我是麻阳县隆家堡乡木架洲村二组村民,祖祖辈辈都住在锦江河畔,锦江河是我们的母亲河,自2017年初,村民发现河中有挖沙船在河中挖沙,因挖沙机械的噪音污染,吵得村民无法正常生活,挖沙船还在洲边及岸边采沙,导致洲及岸边水土流失严重,河水混浊不堪,严重破坏生态环境。并且锦江河每年夏季都会涨特大洪水,村民担心长此下去,河床受到破坏,两岸房屋将难以抵挡住洪水的侵袭。所以当地村民多次前去沟通,但挖沙单位非但不听劝阻,甚至扬言谁来阻止就用锤子打死几个。过程中兰村乡派出所、水利局、县政府等各部门来到我村做工作,并且告诫村民说:“河道已经卖给挖沙老板滕树岩,不准村民再去阻拦。

  2017年6月2日县水利局、公安局、水土保护部门、乡政府等有关部门前往我村村部协调,会上各部门领导、采砂老板和村民们沟通讨论下,一致达成协议,并形成会议纪要(详见附件一),要求采沙单位只允许在离河道两岸及洲边30米以外进行开采,洲是绝对不允许采挖的。但是在会议后采砂单位依然在洲边开采。

  锦江河每年雨季都会涨洪水,村民担心过度开采导致水文形势大变,受影响最大的,还是生活在岸边的村民。村民呼吁有关部门能够严肃处理河道挖沙,保护好锦江河的生态。村民坚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好环境才能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片碧水蓝天,以破坏自然环境的开采都要合理整治,甚至取缔。挖沙单位在洲上强行开采不止是破坏了锦江河的生态环境,更是危害了两岸居民的财产安全。村民的制止是为了保护自身及子孙后代赖以生存的居住环境,是合理的维护自身利益。

  现在事情过去2年了,麻阳县兰村镇派出所于2019年11月1日晚在没有逮捕令的前提下,将我父亲抓捕,晚上问线日直接羁押至麻阳苗族自治县看守所,后面通过拘留通知书才得知,我父亲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经过一个月,案件递交至检查院,12月3日检查院对我父亲进行问话,并将其以敲诈勒索罪进行批准逮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恐吓、威胁或要挟的方法,非法占用被害人公私财物的行为。整个事情当中,我父亲并未向挖沙单位索要过任何财物,2017年9月3日经过县水利局、公安局、乡政府等部门协调,劝说挖沙老板自愿为我村支付2年8万元赞助费,并签订协议,此件事情我父亲没有参与,事发当时我父亲在麻阳县城粉墙。

  现在国家政策是否允许在河道内采砂?采砂老板说向国家交了几百万元,请有关部门核查该招标是否属于违法招标?该采砂单位以清理河道为名中标后,实则为河道采砂,政府有关部门是否清楚此事?事发当时挖沙单位是否报案?公安机关在案发当时为什么不立案调查?为何在2年之后又立案追究呢?现在挖沙单位在木架洲河段基本已采挖完了,现在抓人是否在秋后算帐?

  对我父亲追究刑事责任是打击陷害行为,还是派出所为了响应扫黑除恶的号召,为了政绩乱抓人?我父亲是实实在在的农民,一辈子老实本分,几十年来从来没有违法犯罪的劣迹,为了维护自己生存的家园,就要被拘留,社会法制何在?挖沙老板滕树岩放出狂言,“谁告就抓谁,我上下四处都有人。”公安机关抓人是否合法,是否有黑恶势力在背后为挖沙老板撑腰?挖沙背后是否有黑色交易,是否有“保护伞”、官商复杂关系网的存在?

  现在木架洲曾经一起阻止过采砂单位非法开采的村民四处躲藏,人心惶惶,已没有人敢去阻止其非法开采,采砂单位更是若无其事的继续开采,民愤民怨已成鼎沸之势,难道这就是公安部门为配合采砂老板而做的杀鸡儆猴?

  2019年12月16日乡政府去乡里调查情况,调查过去25天了,还没有任何回复,难道就是走个过场不了了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