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最难“618”来临?物流企业的未来在哪里?

  最难“618”来临?物流企业的未来在哪里?受疫情反复的影响,今年的“618”电商促销节或许会成为有史以来的最难“618”。

  当“618”遇上疫情防控,不管是物流企业还是各大商家,都面临供应链管理难题。一方面,部分地区疫情防控升级,为物流企业正常运营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商家仓库分拣管理面临“招工难”问题,也对物流领域的流通环节形成较大挑战。

  不过,随着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数字化技术正在改变生产企业的生产方式和物流企业的流通环节,为众多企业提质增效赋能。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是否采取数字化策略将成为影响企业未来竞争力的重要因素之一。

  今年全国多地疫情防控升级,为电商运营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某物流园区运营负责人称,往年在每一次订单集中爆发的电商节期间,物流园区内总会出现商家“招工难、招工贵”的现象。在今年的“618”期间,这个问题更为突出。传统的仓库设备和人工分拣模式既不能匹配海量订单下的高效要求,还会因销售旺季短期招工难等因素,带来不必要的人力成本增加、管理难度加大等问题。

  同时受今年上半年疫情影响,物流供应链领域整体运力大幅下降,带来原料供应短缺、下游企业生产中断、原料价格上涨等诸多问题,很多企业为了提升供应链的竞争力,开始更加关注仓储物流环节。

  供应链传导也为物流企业带来新的压力。某家主营业务覆盖整车运输的企业相关负责人介绍说,传统物流企业受上游影响较大,近年来表现尤为明显。以整车运输物流业为例,自2018年起汽车销量持续大幅下滑,汽车市场全面进入调整期,对以汽车为主要运输物资的物流企业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可以说,疫情的发生已成为推动相关产业加速数字化发展的一个催化剂。其中降本增效尤为重要。

  “物流行业的竞争,上半场比拼的是规模和资本,需要通过‘烧钱’手段以价换量来完成;下半场拼的是效率,数字化程度将决定物流企业提质增效的程度。”一家快运公司相关负责人认为,数字化转型已成为物流企业进行下半场比拼的重要武器。如果一家物流企业日均运货量达到1万吨以上,却没有进行提质增效和结构优化,一旦扩大运货规模,很可能会导致亏损加大。”而物流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后,可通过系统数据进行综合分析,对业务流程进行精细化管理,实现柔性生产。

  随着数字化时代的到来,物流产业链的企业也开始积极行动。在物流运输端,数字化正在深入渗透到传统物流行业的诸多环节。

  “物流行业数字化主要包括两部分内容:一是数字化软件;二是数字化硬件。”快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软件方面,物流运输过程中的每个重要节点都可以通过数字化手段进行优化;在硬件方面,公司可通过与外部公司合作,让前沿科技在物流实际运营场景中落地,无人驾驶汽车、无人叉车、智能量房等前沿技术的应用正在让不同企业提高运营效率。

  但对物流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是个系统工程,目前已全面建立起来这套系统的物流企业还比较少,因此还需逐步发展。

  “针对数字化转型方向,目前物流企业的意见是一致的,就是赋能传统物流企业,在业务开展过程中帮助物流企业提升运营效率、节约成本,在数据管理方面更加高效、智能,为客户带来更好的体验,提高物流企业竞争力。”某物流公司表示,精细化管理每个物流环节,大力发展现代物流,提高客户服务水平,进一步优化流程,降低物流成本,提高企业利润。

  诚然,数字化赋能可为物流产业链上的企业解决很多现实问题,但物流产业的数字化转型仍任重道远。

  “中小企业对物流管理缺乏系统化建设,物流过程机械化、自动化水平较低,人工消耗多、效率低、损耗大,客户满意度和体验差。管理人员大多是凭借个人管理经验开展工作,缺乏专业的物流管理技术和能力,对现有的物流体系和业务流程缺乏优化和改进方向,缺乏资金投入。”IDC中国研究总监李连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到,物流管理是分散在不同部门和业务流程中的,如果订单管理、仓储、运输、搬运、包装、配送等缺少一体化管理,仅仅是单个环节的数字化改进,无法得到预期的效果。

  “中国自2016年首次超越美国位居全球最大物流市场以来,一直保持总体体量的持续扩容以及发展质量的逐步提升。数字化转型已成为中国物流业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抓手。”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介绍到,受新冠肺炎疫情反复的影响,叠加人口红利的退潮,为应对一线用工的紧缺,实现物流业降本提效的目标,物流企业进行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显得更加迫切。

  对此,南开大学陈玉杰与河北工业大学刘学军在《防疫常态化下物流企业业务流程数字化转型机理研究》一文中建议到,物流企业数字化转型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其一,物流企业应当提升数字技术运用水平。技术是推动物流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首要因素,它将决定物流企业的数字化水平,因此提升数字技术运用水平是物流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首要措施。在物流企业运用数字技术时,可成立专门的数字部门,由该部门推动物流企业的数字化进程。同时该部门需要定期收集学界的先进数字技术和业界对数字技术的成熟应用,从而紧跟数字技术应用前沿。此外,物流企业应当设立有效的反馈机制,使各部门有机会对目前的数字化转型提出针对性的建议。

  其二,物流企业应当打造数字化转型的组织文化。物流企业中的数字化转型是自上而下的,这也意味着高层管理人员需要使员工充分了解数字化转型的方向、目标和意义,进而使员工能够在日常工作中充分利用数字技术以提升工作效率。为营造组织文化,物流企业需要定期开展相关课程,使员工了解数字技术的用途,学习数字技术在工作中的应用。

  其三,物流企业应当变革组织结构以适应数字化转型。由于数字技术打破了信息壁垒,实现了信息共享,因此将改变物流企业组织结构,使其趋于扁平化。如果物流企业拒绝改变而坚持采用等级分明的组织结构,将阻碍信息的传递速度,从而拖慢工作效率。这便将使数字技术无法发挥其作用,使物流企业的转型投入无法获得回报。因此,物流企业应当变革组织结构形式,使其能够充分适应现有的数字技术。

  其四,物流企业应当关注竞争对手的数字化转型动向。由于单个物流企业的资源有限,因而无法准确判断哪种数字技术、哪种数字化转型方式更有利于物流企业发展。为此,物流企业可以参考竞争对手的动向,在充分了解各方面信息后再判断选择哪种数字技术或哪种数字化转型方式。同时,对竞争对手的关注也将提升物流企业的市场敏感性,使其更能感知市场动向。

  李连风则认为,中小物流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关注核心业务,选择合理的物流运营模式,充分利用第三方物流平台服务,提高企业数据采集能力,提高数据分析和运用能力,整合电子商务、物联网等资源,加快终端自动化水平,使物流业务数字化、可视化、规范化运营。

  ①《防疫常态化下物流企业业务流程数字化转型机理研究》 作者:陈玉杰 刘学军

  ②证券日报:《物流业如何度过“最难618”?靠数字化转型提质增效》作者:李乔宇 向炎涛 许林艳

  数联产服隶属于BBD数联铭品集团,是数字经济智库和产业大数据服务商。作为国内最早探索和实践大数据技术及数字经济产业发展的高新技术企业之一,BBD推出了中国数字经济指数(Digital Economy Index,DEI)在内的系列宏观经济指数,旗下拥有有中国数字经济智慧云平台等系列大数据产品。数联产服具有全流程大数据治理-分析-决策支撑服务能力,面向政府和产业运营机构提供产业指数、产业云图(产业大脑)、产业咨询和企业服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